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图片 视频 全国

国内

旗下栏目: 国际 国内 时局 热评

用身体写作,才情堪比李清照 她是朱淑真,南宋最孤独的女词人

来源:未知 作者:盛名新闻网 人气: 发布时间:2019-05-06
摘要:有两种女人的婚姻,大概得不到上帝的护佑。一种是特别强势的女人,就是苏东坡所说的让人“拄杖四顾心茫然”的“河东狮吼”;一种是特别文艺浪漫的女生,就是萧红张爱玲那样百转千回的女子,满世界找爱但悲剧的幽栖终

有两种女人的婚姻,大概得不到上帝的护佑。

一种是特别强势的女人,就是苏东坡所说的让人“拄杖四顾心茫然”的“河东狮吼”;

一种是特别文艺浪漫的女生,就是萧红张爱玲那样百转千回的女子,满世界找爱但悲剧的幽栖终老。

强势的女生,世界是她一个人的,她唯我独尊;

文艺的女生,世界就只她一个人,她封闭自我。

南宋女词人朱淑真属于后者。

她在婚姻失败后,自号幽栖居士,将自己同蚕蛹一样紧紧的包裹起来,蚕蛹尚有精彩蝶变的时刻,但朱淑真孤独老去,后半生再无绽放。她甚至没有活到老去的年龄,有人说她隐居道观暮鼓晨钟青灯黄卷;有人说她投水自杀无法下葬,父母将她和她充满仇怨和血泪的作品付之一炬——她和她的《断肠集》。朱淑真的作品是后人搜集整理的,取名断肠集。这是个真正懂朱淑真的人,因为没有比断肠更能概括朱淑真的悲伤了。

朱淑真的一生是个悲剧,这既是性格的悲剧,更是时代的悲剧。事实说明,“在女子无才便是德”的社会,有才确实是悲剧。

同李清照一样,朱淑真生于官宦之家,从小受到开明的教育,这就让她拥有了兰心蕙质的才艺,又在她幼小的心灵投下许多反叛与开放的种子。

朱淑贞幸福时光并不长,就是从童年到爱情萌动来临不久后的那段时间。少女时代的朱淑真,心里藏着对美好爱情的向往,她是自恋的温婉的,又有点小反叛,有点小花痴,恰似《红楼梦》中的林黛玉,弱不胜衣的外表萌动着不安的心。

在萌动的青春期,她渴望有一个人,她为他疯狂写诗,哪怕是一万首。《秋日偶成》:

初合双鬟学画眉,未知心事属他谁。

待将满抱中秋月,分付萧郎万首诗。

在“春水碧于天,画船听雨眠”的江南,在“淡妆浓抹总相宜”的西湖,朱淑真会为那些飘逸如仙人的男子如痴如狂。

门前春水碧于天,坐上诗人逸似仙。

白璧一双无玷缺,吹箫归去又无缘。

逸似仙的少年,白玉的一般温润,让朱淑真怦然心动,渴望自己就是弄玉,那白马少年就是萧史,结下良缘吹箫骑鹤而去。

在理学兴盛的时代,朱淑真能如此直抒胸臆,表达对美男的爱慕,也算是相当大胆的事情了,这一点与天真的南唐后主李煜类似。李煜也写过同小姨子小周后香艳的约会场面吗?如此大胆暴露内心隐私,非天真的人不能做到。所以王国维把李后主说成是“赤子之心”的典范,而朱淑真同样是天真的赤子、纯粹的女子,如水晶琉璃般晶莹透明。

朱淑贞并不仅仅是天真,她还很大胆,曾经写过艳情诗。艳情谁都有,但未必人人写的出,未必人人敢写。男人们写艳情诗,无非是炫耀红粉情事,而女人写艳情诗,大概就是自己找死。因为用身体写作,短暂的辉煌过后将是无边的谩骂。

但朱淑真大胆的写了,因为她是一个天真的人,心中有情,眼中有泪,不得不倾吐为快。朱淑真也反思过,“翰墨文章之能,非妇人之事”,但她又说“性之所好,情之所钟,不觉自鸣”。因此,她笔下的文字也是真心真诚之作,所以朱淑真真的让人感动让人悲哀。

恼烟撩露,留我须臾住。携手藕花湖上路,一霎黄梅细雨。

娇痴不怕人猜,和衣睡倒人怀。最是分携时候,归来懒傍妆台。

其“娇痴不怕人猜,和衣睡倒人怀”一句,简直大胆无比。与她相比,李清照就含蓄多了。

蹴罢秋千,起来慵整纤纤手。露浓花瘦,薄汗轻衣透。

见客入来,袜刬金钗溜。和羞走,倚门回首,却把青梅嗅。

同为少女怀春之作,本来豪放的山东大妞李清照,比起江南姑娘朱淑真,在艳情诗的尺度方面,简直弱爆了。

人生就是如此,你越想得到的,大概率得到的是失望。

朱淑贞梦想的神仙佳侣,最终成了形同陌路,如萧红与萧军,如张爱玲与胡兰成。

在婚姻方面,朱淑珍的运气实在太差。古人的婚姻是要靠运气的,运气好举案齐眉,运气不好倒一辈子大霉。李清照先结婚再恋爱,但丈夫赵明诚是金石学家,可以与李清照“赌书消得泼茶香”,婚内生活颇具情趣。而朱淑真的丈夫却是一个庸俗猥琐的官僚,与除了油腻大概还有狡诈油滑,与朱淑真梦中的白马少年相距甚远。西湖柳荫下飘似仙的诗人、白衣胜雪的少年和吹箫的郎君,统统不见了,枕边人不懂情不知趣,所以朱淑真感到空前的寂寞。

据说朱淑贞婚前有个两情相悦的爱人,婚后的朱淑贞仍然不能忘怀,婚内得不到的大概率要到婚外去追求,而越是得不到的越是刻骨的思念。

起来不喜匀红粉,强把菱花照病容。

腰瘦故知闲事恼,泪多只为别情浓。

朱淑真知道,本来两个人地久天长,如今只剩下她一个人的天荒地老;朱淑真知道,所谓思念无非是一个人的闲情而已。“我有病君知否”?没有人会知道她的苦痛,只有渐瘦的腰身。

在凄冷的家庭中,在无边的罗网中,朱淑真从天真烂漫的少女变成了孤独的幽栖居士。于是周淑真终日以泪洗面以酒浇愁以词慰情。减字木兰花:

独行独坐,独唱独酬还独卧。伫立伤神,无奈轻寒著摸人。

此情谁见,泪洗残妆无一半。愁病相仍,剔尽寒灯梦不成。

这首词饱含的孤悲苦无需多言,只要从五个孤独中就可以看出。与李清照的“寻寻觅觅,冷冷清清,凄凄惨惨戚戚”一样,写尽了文艺妇女心中无边的苦痛与孤独。这就是朱淑真的生活常态——在断肠词中无处不可见她的愁与泪,她的悲与伤。

她每天都在等待,等待那个或许早已不存在的人回来,“迟迟花日上帘钩,尽日无人独倚楼”;

她长夜难眠,“更堪细雨新秋夜,一点残灯伴夜长”;

她举杯消愁愁更愁,“消破旧愁凭酒盏,去除新恨赖诗篇”;

她已经变成了见花落泪,多愁善感的女子了,“眼底落红千万点,两边心泪两三行”;

她恨春去春来的时节变化,“春来春去己经过,不是今年恨最多”;

她害怕黄昏,因为黄昏过后就是难捱的漫漫长夜,“梨花细雨黄昏后,不是愁人也断肠”;

她瘦的已经弱不禁风了,“年年来到梨花月,瘦不胜衣怯杜鹃”;

她已经开始担心身体,担心不久于人世,“秋来常是病,不易到中秋”。

多愁多病的朱淑真,天真似李煜,伤心似秦观,香艳起来不输柳永,温婉不在易安居士之下。但朱淑真的孤独,胜以上诸君多矣。我以为,若朱淑真能嫁给秦少游,“金风玉露不相逢,便胜却人间无数”,因为这是两个人间最孤独的人。

相关推荐:

  • 养生气功是最佳的身心锻炼方法
  • 男子拒绝检查“放倒”女警:你
  • 高龄产妇大出血流光身体一半血
  • 女生撒谎身体不适“骗”父母钱
  • 女童患上巨乳症:身体长毛 胸
  • 女子生娃后身体不适 发现体内
  • 女司机下车后被自己车撞忘拉手
  • 云南缉毒警常年出差不在家,女
  • 责任编辑:盛名新闻网
    首页 | 资讯 | 关注 | 科技 | 财经 | 汽车 | 房产 | 图片 | 视频 | 全国

    Copyright © www.smelddyy.com 盛名新闻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021497号-9

    电脑版 | 移动版